云台有地曾睡虎,梦泽无山好腾龙。

  龙岗古墓位于云梦楚王城古城址的东部、毗邻白龙岗,南部为广泽平原、北临郑家湖,俗称“东卧龙”。

  龙岗秦简简文的书写格式与睡虎地简文类似,是很成熟的秦代隶书,简长28,宽05---0701厘米。全部简文暂分为《禁苑》、《驰道》、《牛马羊》、《田赢》及其它五类。

  有关《禁苑》的律文是龙岗简的主要内容,其中有与睡虎地秦简《秦简十八种、田律》内容大致相同。简文对出入禁苑有极严格的的具体规定,多为前所未知者。例如“诸假两云梦节以及有到云梦禁中者得灌口口。”(278简)。

  云梦,原为楚王室、贵族游猎之地 ,入秦为禁苑。秦昭襄王二十九年:“大良造白起攻楚,取郢为南郡。”今云梦县境为秦时安陆县,录属南郡。从简文内容看,出入云梦禁苑持符节可以随时出入。上引简文在历史地理研究中具有极重要的价值。至于楚云梦究竟在何处?史学界说法不一,今据上引秦简可知,楚云梦就在今云梦县境一带,不会相去很远。龙岗简牍的出土,从此向世人宣告——“云梦禁苑”、就在当今之云梦。

      有关《驰道》管理的律文不见于睡虎地秦简,是目前了解秦汉驰道及其相关问题的唯一实物资料。例如:“敢行驰道者,皆迂之,其骑的乘车轺车。”(179简),据引睡虎地秦简《编年纪》记载,秦始皇二十八年“今过安陆。”可见当年云梦确实建有驰道。

  关於《牛马羊》管理的律文为秦王政二十五年颁发的有关法律条文。

  《田赢》方面的简文在龙岗简中占有很大比重,内容有“假田制”与“田租制”、“田界管理。”

  “假田”实际上是由土地国有制向土地私有制转化的过渡形式。它在形式上是私有的,支付钱财假田者具有使用权,但实质上是国有的,也就是说,国家保留收回就假之田的的权利,如“黔首镥假其田已……”(161简)

  “田租”有以下重要内容:11官方收租的机构称“刻所”,负责颁发收租的标准量器。②刻所收租的标准一定要装满容器,达到数额,才能刻券以作凭证。不足租额者要受到相应的处罚。③刻所为县,道官收租的派届机构。如“刻所致县,通官,必复请之,不从律者。”另“田界管理,”此简文与睡虎地律文可互补。如:“侵食盗千阡陌及斩人畴企,赀一甲。”(217简)

  龙岗秦简晚于睡虎地秦简。据第263号简中,“从皇帝而行及舍禁苑中……”的记载,秦始皇统一天下后,出巡频繁,其中二十八年到过云梦,三十九年“行至云梦,”崩于沙丘平台。龙岗简中有关云梦、沙丘禁苑的律文,应为秦始皇出巡而特别颁发的。因些可以肯定,龙岗简主要的法律条文行用于秦始皇二十七年(前220年)至秦二世三年(前207年)十四年间。      

   云梦楚王城南郊的龙岗秦汉墓发掘以来,围绕龙岗6号墓主的身份有过研究,其交点是与云梦有“禁苑”有关。

  这片木牍长36.5,宽3.2,厚0.5厘米,呈窄长方形,其正反面皆墨书,正面书两行,下书18字,左行17字;反面右行书3字,凡38字。牍文正确的句读应作:“鞫之:辟死论不当为城旦。吏论失者坐以论。九月丙申,沙羡丞甲、史丙免辟死为庶人,令自尚也。”翻译成现代汉语大意就是:二审判决:判处一审论定辟死为城旦的论处无效。一审误判的官吏已经被法办。九月丙申日,沙羨县丞某、史某赦免辟死为庶人,使其自由。文基本反映的是案件的判决情况。类似于今天的法庭判决书,即“平反证书”。

   据研究,墓主在南郡沙县(今湖北武昌金口一带)廷申诉判(冤案重审)免为庶人后,又因故经许可到南郡安陆县辖的今云梦“楚王城”一带谋生居住,并职掌云梦禁苑管理具体事务的小吏,死后就近下葬。

  龙岗秦牍的出土,为云梦禁苑提供了最为翔实的研究资料,其珍贵自不待言,同时,还丰富了云梦文化旅游名县的历史资源。

  【龙岗秦牍】 龙岗秦墓还出土了一片相关云梦禁苑的秦代木牍。这片木牍是一个判决书的副本,是为墓主人“辟死”因官吏误判而蒙冤,经二审改判得以平反昭雪的“平反证明书”。

  云梦楚王城东南郊的龙岗秦汉墓自发掘以来,省市县文物部门及考古专家围绕龙岗6号墓秦牍及其墓主人身份进行了深度考究。该片木牍长36.5厘米、宽3.2厘米、厚0.5厘米,呈窄长方形。其正反面皆墨书,正面书两行,下书18字,左行17字;反面右行3字。牍文句读应为:“鞫之:辟死论不当为城旦。吏论失者坐以论。九月丙申,沙羡丞甲、史丙免辟死为庶人,令自尚也。”译成现代白话文大意就是,“二审判决:判处一审论定辟死为城旦的论处无效。一审误判的官吏已经被法办。九月丙申日,沙羡县丞某、史某赦免辟死为庶人,使其自由。”不难看出,该牍所载案件判决情况,类似现今法庭判决书,亦即“平反证书”。

  龙岗秦牍的出土,为云梦禁苑提供了最为翔实可靠的历史研究史料。据研究,墓主在南郡沙羡县(今湖北武昌金口一带)延申诉判(冤案重审)免为庶人后,又因故经许可到南郡安陆县城(即云梦“楚王城”)一带谋生居住,并职掌云梦禁苑管理具体事物的小吏,死后就近下葬。